好真实!华人老人在新西兰是怎么生活的?你也

作者:365手机版 | 2020-10-25 21:48

  作者“新西兰大头妈”,一个爱动物、爱生活、爱自然、爱淘二手店的有信仰的女人,在新西兰生活多年,善于观察,这是她的所见所闻。

  周六去看房。因为想看看那些近几年开发的密集型住宅到底咋回事,土地那么小,价格还那么高,大家还趋之若鹜,不知道好在哪里,所以看到一个项目的样板房在展示,所以就过去好奇一下。

  现在的房子盖得线平方米的土地只能算半幅地,而现在300平方米土地都是算全幅地了,居然还可以盖上300平方米的房子,当然是两层楼的,花园小得可以忽略不计;那些连体别墅更是如集体宿舍,虽然独门独院,但是每个房间都很小,花园更是巴掌大,就这样的房子,动辄就是90万上百万纽币。我们这次看的就是这样的连体别墅。

  到了这个样板房,里面出来的一个印度房地产经纪人。一点都不意外,我想还应该出现一个中国经纪人,因为这一地区的居民大多数都是这两国人民。印度人和中国人向来互相看不起,但是在住宅的审美上和实用上是相当一致的。

  我们进去登记了,然后黄老爸在里面跟印度人聊天,我就四处看。不一会儿,我猜得没有错,一个中国经纪人就出现了,而跟在她后面的则是一对中国老人,很明显跟她很熟悉,而且对这个房子也非常熟悉,进来之后直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去了,那大妈还四仰八叉葛优瘫在沙发上,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随便。

  那个华人经纪人对他们说,你们先歇着,我先接待他们。这他们就是指我们。然后低声跟我们说,没有关系,他们天天来的,我先跟你们谈。然后就开始一样一样介绍她们的建筑公司最近要推出的房地产项目。说得很详细,余下不表。

  而那对老人一边一个沙发躺着,无所事事。那个印度经纪人出来问我们要不要喝咖啡。我们说不用了,谢谢。那个大妈却站起来说,我要红茶。然后跟到厨房去跟印度经纪人说要红茶,说的是中文,那个印度人完全不知道她说什么,于是这个华人经纪人就用英文跟对方说,她要的是black tea。

  在印度经纪人准备茶的时候,我问这个大妈,你住哪里?她说就在附近。我觉得奇怪,附近的房子跟这里一样拥挤,你有必要再看这样的房子吗?但是我没有说,只是问,你要买房?她说,看看。

  印度经纪人端了点心来问我们要不要吃,我们说不需要,于是就端到这两位老人面前,于是他们开始吃喝起来。

  我们也准备走了。临走时回头看那华人经纪人拿着一叠房地产信息问他们:今天你们想看什么房子?

  出来以后我们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对老人并不是真正要买房的,他们只是来消磨时光的。因为印度经纪人在的时候,他们不进来,而华人经纪人前脚进他们后脚就来了,然后直奔沙发,说明他们经常来,对这个地方很熟悉,而且对华人经纪人是相当的熟悉,我们在的时候他们一点都不着急问房子的事情,就在沙发上四仰八叉地窝着;而经纪人眼里的一丝不耐烦也说明了他们是经常来找她,只看房聊天不买房。

  而我想的是,这对华人老人真是可怜,无聊得无处可去,无人可说话,而看房子是最好的消磨时光的好去处了,既可以一间一间慢慢看过去,还可以随便坐,到点有红茶点心奉送,而每个来看房的人都是潜在的客户,没有一个经纪人敢得罪他们。

  在新西兰的华人老人过去的消磨时光的方式是读免费英文班,还有补贴的,于是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老人背着书包上学校,至于学得怎么样不重要,有人聊天,有钱可以拿就可以了。

  后来取消了补贴,即使依然是免费读英文,也没有人去了。早上再也看不到成群结队的华人老人背着书包上学校的景象了,不过换成了成群结队乘免费公车到中国城,到中国超市去逛了,顺便拿免费中文报纸。

  中国超市逛完了,就去洋人大超市逛,背着双手一个一个摊位看过去。整个超市逛下来,半天就过去了。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在各个超市出现。

  我过去曾经参加过一个专门为中国老人举办的活动,每个月举行一次,把老人一个一个接到活动中心,娱乐活动完了以后就吃午餐,这些午餐都是我们这些义工做的。吃完午餐我们送他们回家。

  在接送他们的时候我了解到,其中很多老人是独自在住这里的,租房子住,而带他们过来的儿女们自己却早就到澳洲去或者回国了。把老人留在新西兰,第一是这里的福利好,还可以拿养老金,连租房都可以得到补贴,说白了,就是把老人丢给新西兰政府来养,自己却离开新西兰了。

  早些时候,一对来自天津的老夫妻,跟着儿子过来,帮着带孙子,但是跟儿媳妇关系不好,吵得把警察都喊来了。结果老两口搬到外面去租房子。

  不久这老头脑袋就不太清楚了,天天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吵得左邻右舍都不得安宁。痰吐在抽屉里,尿撒在裤子上,把老太太弄得毫无办法。天津是回不去了,注销户口了,养老都没有着落,新西兰这里也待不下去,儿子儿媳妇都不容他们,最后他们只好寻求教会,在大家的帮助下去投奔他们的女儿去了。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记得那个天津老人嘴里不断重复的那句话: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他的家就是天津的家,他再也回不去的家。

  一个研究新西兰华人老人问题的学者说,据调查,新西兰华人老人中百分之三十有抑郁症。或许他们每次回国都很骄傲,在亲戚朋友面前很自豪,但是他们内心的孤独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不会开车,孩子在身边的跟不在身边一样,都白天忙于工作晚上说话的时间都有限,有的干脆连孩子的面都不见了,孩子直接把他们遗弃在新西兰,他们自己跑了。

  这次我从国内回来,坐在我身边的就是一个华人老人,从上飞机到下飞机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一直到海关入口了,他把护照递上去,又被海关退回,说他没有填写入境卡,我才知道,他一点英文都不懂。

  但是我相信,他也是华人老人中的一员。他也是那些每天乘坐免费公车消磨时光的一员。

  他们好像生活在新西兰,但是他们不是。他们什么都不是,国内已经没有他们的位置,而在国外,也没有他们的位置,他们是异乡人,跟儿女们咫尺天涯的异乡人而已。

  有时候我们会去埋怨他们占据了公车的社会资源,在免费游泳池从早到晚连游泳带洗澡带洗衣服,埋怨他们走路不走人行道,横穿马路,成群结队大声喧哗,无所事事,不做奉献只是索取,但是他们还能怎么样?你让他们去做有意义的事情吗?比如做义工?他们根本缺乏跟外界沟通的勇气和能力,他们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想走出去也不能不敢走出去。他们永远都游离于这个社会之外。

  所以我们还会看到每天按时到超市报到的华人老人,按时乘坐公车去拿免费报纸的华人老人,和跟随华人经纪人看房子的华人老人。

  不过,新西兰也有很好的华人老人,只是人数很少,可以说是新西兰华人老人的另类,但是这个另类绝对是褒义词,我倒是希望这样的另类越多越好,因为他们是新西兰华人老人的一道光,虽然只是一道光,也可以照亮希望和信心之路。

  我曾经认识一对来自台湾的老画家夫妻,早年留学西班牙,后在台湾大学任教,是台湾有名的老画家和教育家。他们退休后移民到了新西兰,而在新西兰走到哪里,不仅引得华人的尊敬,也引得新西兰人的尊敬,素质高尚,气度卓尔不群。

  在新西兰各地写生作画,把自己的家园打理得美轮美奂,就老两口,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他们早就可以领取新西兰养老金了,但是他们都不去领(尽管他们完全可以领,只要去有关部门办理一下手续就可以),他们说我们没有对新西兰做过贡献,也没有给新西兰纳过税,所以没有资格领取新西兰养老金。我们能在新西兰享受新鲜的空气和美丽的风景,已经是非常满足了。而我们在台湾已经有了退休金了,不能再领双份的养老金。

  听到这样的话,怎么不让人肃然起敬呢?更让人敬佩的是,他们自己都年岁已高,还经常去义务帮助那些比自己年轻的有困难的人,他们天天都忙忙碌碌,不是在做画就是出去写生,在家里也是种花种菜,分送给邻里,感觉他们就是新西兰美好生活的传递者。在这样的人身上,你完全看不到一点颓废的无所事事的样子,你只会感觉到很自豪,我们也有这样的老人,华人老人。

  还有一个华人老人,同在奥克兰,也是我的朋友。她爱好广泛,画画得非常好,她说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写字,画画,整理家,做花园,出去学语言,跟当地的艺术家一起分享自己的绘画作品,卖出作品所得都捐给了流浪动物。我没有见过她,但是我可以想象出她的与众不同。

  她说:我喜欢待在家里,每天把家中庭院打扫整理得干干净净,然后泡上一壶香茗,诵经念佛做早晚功课,阅读写字绘画学英文炒股票,做一日三餐美食,抽空与亲朋好友微信聊天,累了看看蓝天白云,远山近树,感觉岁月静好,生活充实,应珍惜当下,还长叹时间不够用!一周出去二三次,一次参加环保公益活动,一次上英语课,一次或与朋友交流或去拜访家医。时间都不够用的。

  最有意思的是,她也没有领取养老金,因为儿子说,你们没有为新西兰做贡献,所以不应该领取新西兰养老金!

  也就是这个儿子,在她初次来新西兰不久,不了解这里的情况,看中一件衣服,以为这里跟中国一样,可以砍价。结

  果她兴冲冲地回去跟儿子说今天买到便宜货了,砍价成功,结果儿子马上责怪她,这里的人卖东西都是明码标价,如果有打折,就会在商品上标上,没有标就是不打折。那么她怎么卖给了我啊?那是人家的礼貌,你们是客人,在她那里看中了她的商品,又几次还价,她只好卖给你了。这件事情对朋友触动非常大,从此再不讨价还价了。

  看,这就是非常有自律的一家人。有素质的父母才会有素质的孩子,而有素质的孩子又会完善有素质的父母。

  还有一个其貌不扬的华人老人,在大多数华人老人无所事事东游西荡的时候,她却在默默无闻地做义工。不要以为她的英文很好才去做义工,恰恰相反,她的英文估计也就她自己听得懂,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她每天在二手店里忙忙碌碌。

  我经常在二手店淘宝,所以总是能见到她,那英文说得颠三倒四,可是她热情勤快,跟其他做义工的当地人关系非常好,看得出大家都很喜欢她。我说你天天来做义工吗?她说是啊,反正都没有事,出来做做义工很好,可以认识很多人,英语也可以学好。看得出,她文化水平并不高,但是一点都不妨碍她做一个有样子的华人老人。

  还有新西兰华人环保基金会的主席也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为保护新西兰环境和新西兰候鸟不遗余力地奔走,身体力行,义务奉献多年,为此获得英国女王勋章。

  我的神父也是一个老人,早年来自香港,懂好几个国家的语言,现在一年有10个月在奥克兰,2个月在大溪地做神父。

  有一次他遇到一个洋人老人,就跟她交谈,和蔼可亲。临走,那个洋人问,你真的是中国人吗?神父说,是啊,我就是中国人。那洋人老人说,原来中国人也有好人啊,你是我看到的最好的中国人。

  我们海外华人,真的要好好做一个好人,这是中国在海外的形象。即使现在这样的人只是另类,但是我们依然要好好做这样一个另类,不仅充实自己,也服务社会,活到老,学到老,善到老,奉献到老。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个榜样:瞧,这中国老人多棒!


36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