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期间海外留学的那些事

作者:365手机版 | 2021-02-19 01:27

  去年9月,我如愿登上了上海飞往伯明翰的航班,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读研之旅。今年1月我和班里的同学云密切关注着国内“抗疫”,2个月后正当大家以为国内防疫措施效果显著,风暴即将平息时,新冠在意大利爆发,随后欧洲成为新冠“震中”。网络戏称我们这一届为“史上最难”的留学生。目前是我在学生宿舍自我隔离的第三周,英国一向多变又多雨的天气却在全国“封锁(shut down)”的日子里出人意料地接连两周全天阳光明媚,一扫封锁的阴霾。

  3月初英国报道的确诊病例逐渐增多,周围的同学每天备好口罩却迟迟不敢戴,在“怕被打”和“怕感染”之间抉择,有的学生索性不去上课,或者在网上请愿签名,希望学校停课。此时英国政府采取拖延政策,强调勤洗手的重要性。英国首相鲍里斯在医院同每一个病人握手并宣称洗手是强有效的预防途径,一时间超市、药店的洗手液一抢而空。

  我虽然一开始没有口罩储备,但是也询问了几位教授(研究方向为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和疼痛管理)的意见。他们说很多证据显示接触传播比空气传播持续时间更久,感染人数更多,所以戴手套或者洗手的效果远高于配戴口罩。另外长期以来的观念都是只有生病了才需要戴口罩,但是既然生病那就不应该出门成为传染源。除此之外,因为口罩生产耗时且有有效期限,大部分口罩前期都被海外华人成批寄回国内,所以首要确保临床工作人员的物资供应,不挤兑医疗资源。

  1月国内疫情爆发时,我在网上定好了口罩想寄回国,但是几天后订单显示3月底4月初才发货。我想着那时候国内疫情都快结束了,于是就点下取消订单的按钮。可是我猜中了前半段,没有猜到彼时的英国也疫情爆发,而我却买不到防护物资。然而云经历国内疫情的我们并没有放弃出门戴口罩的念头。此外随着疫情愈演愈烈,偶尔可见当地人佩戴起了口罩。3月17日,我在舍友的爱心捐赠下第一次在图书馆自习时带上了口罩,然而当天下午就收到了学校暂停面授课程,改成网络授课的通知。

  3月23日晚,英国政府宣布正式关闭所有餐馆、娱乐场所,鼓励民众在家工作,只保留超市、药店等保障人们基本生活需求。人们只允许在上班、健身、就诊和采购生活必需品时才可以外出。一时间,民众恐慌购买行为蔓延,我和同学们赶到超市时看到整面的空货架和收银区推着购物车排长龙的队伍,心情一度沮丧到极点(不过后来补货了,但是还是缺消毒用品)。再加上“群体免疫“理论和网络层出不穷”生病了根本没有医治保障“的传言,很多年龄较小的留学生选择回国。

  然而目前为止,我们硕士班上20名中国学生只有1人回国。我对这个问题没有过多纠结,首先学业进度上即将进入最关键的毕业论文写作阶段;其次各个国家封锁程度和政策随时变化,极大可能在转机的时候滞留时间会延长,增加感染风险。除此之外,一位伦敦确诊的中国学生在微博上发布了疑似新冠急救入院的亲身经历,让学生们对于患病的治疗过程有所了解,神奇的是那些“生病了就会被抛弃”一类的文章也随之消失。

  在家学习一开始并不顺利,焦虑、恐慌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里蔓延,我难以专注,学习效率十分低下。好在学校的老师们给了我们提供了很多支持,课程论文截至日期延期,提供心理辅导,增加线上交流次数等等。于是我采用每天定时查看一次新闻,避免翻看群里散布焦虑的聊天记录,增加室内运动量,学习新菜式等方法转移注意力,每周一次的物资采购成了最期待的时刻。医院的领导和同事们的关心也让我倍感温暖。逐渐调整心态后,我认识到这段隔离的时期是不可多得的反省和提高自我的绝佳时机。于是我查阅对比资料,分析自己的阅读习惯,时间管理等方面存在的优势和不足,并制定了一系列改进计划。由于进入大论文阶段,我的论文导师也给我布置了每周阅读和搜索任务,并指定了接下来5个月的论文计划。

  国内疫情爆发时,我每天都在刷丁香园和朋友圈实时关注防疫进展:每日新增人数;去支援湖北的同事们同学们情况如何;家人今天有没有出门,有没有戴口罩、洗手洗了多久……而现在欧洲成为震中,我反而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一方面是出于防护好心态好抵抗力好的自信,另一方面是最牵挂的地方渐渐平安。

  虽然每个国家采取的“抗疫”措施不尽相同,但是有限的医疗物资,短缺的医疗护理人力,繁重的工作却在各国医院普遍存在。3月26日晚,全英换上了NHS(National Health system, 英国国家健康系统)蓝,王室、首相、民众感谢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们做出的贡献,我们也毫无例外地为英国同行加油。想到国内的同事还是想隔空道一声辛苦了英雄们!


36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