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大学生“吵架”凸显建筑理念差异

作者:365手机版 | 2021-02-13 00:11

  一群来自不同国家的读建筑学的大学生一起来到天津一片即将拆迁的老居住区。这时候,外国学生首先去了解,这里住的是什么人,是否想离开,如果这片居民区搬迁,这里的居民是否还想回来;而中国学生则首先去询问这片居民区所处的地理位置,想的是拆迁能否提升这个地区的区域价值。

  这是发生在“大学生城市规划设计夏令营”中的事,这个为期15天的夏令营给天津城建学院史津博士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中外大学生的差异和“争吵”。

  刚刚结束的“大学生城市规划设计夏令营”是由国际住房与规划联合会发起的,1995年在芬兰赫尔辛基举办了第一届。这次是首次在亚洲召开,共有来自中国、加拿大、西班牙、土耳其等国家和地区的50名优秀大学生参加。

  在夏令营中,营员们被分成几个小组,每个组都有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开始阶段都配合得非常好,交流也很通畅。但是到了讨论一个设计方案的时候,就显示出了观念的冲突。“有时为了一个方案双方相持不下,甚至到了凌晨3时还没人妥协。”身为城建学院建筑系系主任的史津说。

  史津评价,以人为本的观念在这些外国学生头脑中占据了首要地位。对于旧城改造,我们现在的一致看法有两点:一是改造原有居住环境,二是提升这个地区的区域价值。我国学生对后一点贯彻得很好,而外国学生不太关心改造带来的经济效益。他们认为建筑首先为人服务,同时要考虑这个区域的整体环境。

  在进行设计时,中西学生建筑理念上的这种差异体现得更明显。据带队老师介绍,我们进行旧城改造,往往把一些低矮的房屋全部拆除,在旧址上重新设计新的建筑。而西方学生保护意识很强,一般不主张全拆。

  在对天津北运河与子牙河交汇的老城区改造中,一位来自土耳其的学生提出了新的方案:一部分住宅可以保留,但是功能变化成为办公性质,比如改造成四合院,适合SOHO型办公需要;另外一些确实已经不能再使用的房屋,拆除后开辟成一块商业区,发展当地的旅游业。这个方案得到了由国内外建筑专家组成的专家组的一致好评,认为比全部拆除再建新住宅的想法更进一步。

  类似的新想法还有,将一个旧工厂改造成为一个娱乐中心;某个地区需要新建建筑,使用周围拆除的老房子的材料,这样新建筑既与原有地区建筑风格一致,又能旧物利用非常节省,同时还能保留原有建筑的片段,等于在城市改造中保留了一段珍贵的历史。

  对此,天津城市建设研究所所长、夏令营专家组主任王浩然教授总结说,外国学生思路更开阔一些,考虑社会因素多;而中国学生相对死板,建筑设计也只是完成任务而已。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开阔的思路很重要,这决定了我们是否能设计出一些经典的作品。

  史津分析,产生这种差异,除了受中西方学生所处社会环境不同这一因素影响外,还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中国学生很实际,考虑一个设计方案时先考虑它能否实现,是否能有经济价值,而外国学生对于经济效益考虑得相对少些,他们更注重方案本身是否有新意。

  二是中国学生在设计时,大多只考虑现在的使用价值,而外国学生考虑得长远,他们会考虑这一个建筑在今后50年、100年,甚至更多年后是否还能发挥作用,是否还有存在价值。

  他举例说,一个外国学生提出了一个设计方案:现在外观是方形的,10年后随着城市的变迁,这个建筑在周围还可以加盖别的建筑,侧面变成梯形;等50年后,这个建筑上面还可以再加盖一层,充分利用空间面积。

  另外,让史津感到意外的一点是,他原本以为技术比我们发达、社会比我们更进步的外国学生会更关注高科技产品和手段的运用,但事实恰恰相反。中国学生非常关注新材料、新结构的使用,而外国学生在选择时非常慎重,非常节省,不轻易采用新材料新结构,表现出了一种成熟的理性。


36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