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海外留学生也在“勇敢战斗”(1)

作者:365手机版 | 2021-01-09 09:45

  ■澳大利亚悉尼一家超市地板上的保持“社交距离”提示标记。澳大利亚政府呼吁民众遵守保持至少1.5米“社交距离”的规定。很多公共场所都采取措施,引导民众保持“社交距离”,阻断病毒传播。新华社发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多点暴发蔓延,海外中国留学人员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牵动着国人的心。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2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根据统计,海外留学人员总人数160万人,目前尚在国外的大约140万人。

  海外疫情暴发以来,世界范围内多个国家都出现了防疫物资短缺的情况,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用品纷纷脱销,甚至厕纸都限购或售罄。为解留学人员燃眉之急,外交部正在向中国留学人员比较集中的国家调配50万份“健康包”,包括1100多万个口罩,50万份消毒用品以及防疫指南等物资,确保“健康包”能够及时送到留学人员手中。

  还有一些留学人员因为各国入境过境政策变化及航班调整等原因一度在中转回国途中滞留,少数留学人员签证到期……针对留学人员面临的困难,国家有关部门和驻外使领馆已采取措施积极帮助解决。

  面对疫情,留学人员自身也在“勇敢战斗”。马朝旭说,在德国、英国、日本等国的留学人员组建了疫情防控群,搭建了互助平台,在当地投身抗疫,加强自我保护和互帮互助,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月初,中国国内新冠肺炎疫情胶着,汪梦兰在德国买了几百个口罩,寄给了在安徽的父母。

  在意大利帕多瓦CIELS语言学院中国办公室实习的孙健舒参与了向国内捐赠口罩的行动,当时他捐了200欧元,这笔钱能买到20盒口罩,每一盒有50个。到了2月中旬,单枚口罩的价格涨到了2欧元,是之前的十倍。

  2月底,意大利开始出现确诊病例。华人最先觉察到危险。孙健舒记得,在政府下令关停之前,帕多瓦很多华人开的餐馆、酒吧已经歇业。汪梦兰经常去的一家亚洲超市,老板娘也早早地戴上了口罩。

  欧洲民众没有戴口罩的习惯,加上口罩产量不足,很难见到有戴口罩的人。孙健舒提醒中国学生,减少出门频率,出门一定要戴上口罩。语言学院的中国办公室统一购置了口罩,作为应急物资发给中国学生,很多学生也储备了酒精洗手液、口罩、消毒液。学生如果要去移民局办理业务,学校也会派车接送,确保安全。

  随着德国疫情愈加严峻,汪梦兰接到了学校的通知,4月20日开始的夏季学期改为网课,于是她身边一半的留学生选择回国。汪梦兰2月10日考完试,原本计划15日回国,但家人劝她退了机票。后来大量国际航线取消,她再想买机票回去,需要中转好几趟。她觉得,几十个小时的旅途风险太高,还不如乖乖待在德国的住处。

  有一回,汪梦兰搭乘汉诺威地铁9号线去亚洲超市购物,刚好碰上下午4点多的晚高峰,没有座位,站都站不下,没有口罩的她吓得僵住,大气都不敢出。

  3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表电视讲话说,新冠肺炎疫情是德国自二战以来遭遇的最大挑战,她呼吁民众严格遵守政府出台的限制性措施。汪梦兰注意到,那次演讲之后,街上的人迅速变少,每天都跟星期天一样,很少人出去走亲访友了,也开始能见到街上有人戴口罩。她的手机上,运营商缩写字母旁边多了一行提醒:stay home(留在家中)。

  在汪梦兰看来,在欧洲,德国在疫情防控方面做得很好,而且把疫情治疗费用纳入保险,只要买了保险,治病完全免费,留学生同样必须买保险。如果感觉不适,可以找家庭医生,判断是不是需要进行检测。

  社区楼下超市的结账排队处,用胶纸贴出了一个个格子,每个人相隔一米,如果跟别人站在同一个格子里,就会有保安过来提醒。收银员虽然没有戴口罩,但都戴着防护手套。结账时没有人讲话,顾客把卡一掏,刷卡走人。

  汪梦兰说,自己也减少了出门的频次,出门回来之后都要消毒、洗手,还买了个体温计,每天测体温。

  除了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汪梦兰还得安抚父母的情绪。因为时差,她每天早上起来,都能收到父母上百条的微信信息。她对父母说,这种焦虑情绪根本帮不到她,只会让她更加有压力。

  随着德国确诊病例攀升,亚洲超市的货架空了,汪梦兰尽量选择网购,偶尔去楼下的超市,剩什么就买什么,一般是买些泡面、零食和调味品,价格没有太大波动。

  但从3月开始,汪梦兰发现已经买不到消毒液,一起消失的还有厕纸,想到以后可能没有厕纸用,她觉得又困惑又尴尬。对于有人囤积厕纸的行为,她猜测“可能厕纸够大,又便宜,能满足囤积货物的欲望,又能在这种特殊时期带来安全感吧”。


365手机版